一代紫砂名家陈鸣远背后是怎样的团队?

陈鸣远 的团队。

陈鸣远这个名字相信很多壶友都不陌生,其名远,号鹤峰、鹤邨、石霞山人、壶隐。

他活跃于清康熙、雍正年间,是继时大彬后中国紫砂史上最杰出的艺人。

《阳羡名陶录》作者吴骞说:“鸣远一技之能,间世特出,自百余年来,诸家传器日少,故其名尤噪。”他还进一步指出其原因是:“足迹所至,文人学士争相延揽。常至海盐,馆张氏之涉园,桐乡则汪柯庭家,海宁则陈氏、曹氏、马氏,多有其手作,而与杨中允晚研交尤厚”。

陈鸣远通过同乡、著名词人陈维崧的介绍,与海盐张柯昆仲,桐乡汪文柏,海宁陈亦嬉、曹廉让、马思赞、杨中讷及查慎行等文人墨客成为挚友,经常被延聘至这些朋友的家中为其制作紫砂器。文人们家中收藏的法书名画、宋元善本、金石秘玩,使陈鸣远大开眼界:而他们的唱酬吟咏、高谈阔论,更是提高其艺术修养丰饶的精神食粮。

“近墨者黑,近朱者赤。”整日与文人为伍,陈鸣远岂能不“问世特出”?

更可贵的是,陈鸣远还与汪文柏、杨中讷、曹廉让等,合作开展了紫砂器创作。如稍晚于陈的文人张燕昌在《阳羡陶说》中记:“往梧桐乡汪次迁曾赠余陈鸣远所制研屏一,高六寸弱,阔四寸一分强,一面临米元章《垂虹亭》诗,一面柯庭双钩兰,……柯庭名文伯,次迁之曾大父,鸣远曾主其家。”由此我们可知汪文柏曾为陈鸣远制的紫砂砚屏绘过自己擅长的墨兰。张燕昌还记道: “尝于吾师樊桐山房见一壶,款题‘丁卯上元为耑木先生制’,‘书法似晚研,殆太史为之捉刀耳’。”杨中纳,字耑木,号晚研, 曾为翰林,故称太史。这是说杨曾为陈壶书铭。陈鸣远与曹廉让的合作更频繁,目前所见可以称之为陈鸣远制作的茗壶标准器,多是曹氏撰书壶铭的。

陈鸣远 传香壶

如今我们可见其传器精巧,形韵天然,更为可贵的是书名刻绘亦佳,被赞「灵秀清逸之中不失遒劲古韵,有晋唐之风」,但其实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在鸣远高大身影的背后,提笔书铭、握刀篆刻的,另有其人。

他的名字,叫「曹廉让」。


曹廉让像

曹廉让

字希文,名将曹履泰之孙,清代文人。著有《廉让堂诗集》和《廉让堂唱和集》。工书法,善篆刻,文气十足,他写的诗很受当时著名诗人王士祯的赏识。

故宫博物院所藏《王士祯放鹇图》上便有曹廉让的题跋,可与鸣远壶书刻对比。


▲故宫藏图 题跋

鸣远天鸡壶

此为鸣远制紫砂天鸡酒具,壶身直口,长颈,鼓肩。肩一侧与口之间设鸡首形流,对侧饰兽首衔环为把。颈上端饰莲瓣纹,肩部饰一圈绳纹。


腹刻铭:柏叶随铭至,椒花逐颂来。庾子山句,廉让书,仿古,壬午重九前二日,此作明确为曹廉让所书刻。

据考「陈鸣远天鸡紫砂酒壶」制于康熙四十一年(1702),壶身环刻南北朝文人庾信(子山)诗句「柏叶随铭至,椒花逐颂来」,出自曹廉让手笔。

曹廉让是陈鸣远最主要的陶艺伙伴,绝大多数的双刀描刻铭文,皆出自曹氏手底。经著名学者宋伯胤先生对照台北故宫博物院藏《王士祯放鹇图》后幅曹廉让题跋,确定其与「天鸡紫砂酒壶」铭一致。

这件「天鸡紫砂酒壶」曾为吴骞旧藏,其于《阳羡名陶录》中谈到:「予尝得鸣远天鸡壶一,细砂作紫裳色,上锓庾子山诗,为曹廉让先生手书,制作精确,真可与三代古器并列。窃谓就使与大彬诸子周旋,恐未甘退邾莒之列耳」。

此为鸣远制紫砂天鸡酒具,壶身直口,长颈,鼓肩。肩一侧与口之间设鸡首形流,对侧饰兽首衔环为把。颈上端饰莲瓣纹,肩部饰一圈绳纹。

腹刻铭:柏叶随铭至,椒花逐颂来。庾子山句,廉让书,仿古,壬午重九前二日。此作明确为曹廉让所书刻。


鸣远束腰壶

此壶精致小巧,壶盖上隆近半圆形,壶底平整,壶钮作桥形,上方镂出长方孔,与壶的底足遥相呼应。器形敦穆稳重,中束腰带纹,壶钮、底足亦饰方线圈束。


壶底行书铭文曰:一壶清茗,万卷藏书,明窗净几,其乐蘧蘧。署款廉斋。笔韵雅致,书卷味十足。

鸣远方壶

此壶为鸣远所制方壶,其用简洁明晰的线条、方圆展示质朴本色,使人一望便觉书卷气扑面而来,圆融、周整而平和。


壶底行书铭文曰:清谈见滋味。署款鸣远。对比可见此亦出自曹廉让之手。

和正瓜壶

此壶为和正瓜壶,壶身作七棱腹,卷叶成流,流口一任自然,瓜藤作壶柄,蜿蜒灵动,瓜梗作盖钮,挖中空而显秀巧,南瓜造型活灵活现,浑然天成。


一边刻:骨清肉腻和且正,摘苏句。鸣远,刀笔书刻雅健,为曹廉让书刻。

东陵瓜壶

此为东陵瓜壶,为陈鸣远所制之四瓜之一,现藏于南京博物院,瓜蔓为壶把,瓜叶盘旋为壶嘴,使人感到味觉和视觉的美。壶腹叶脉筋纹也做得白然逼真,巧夺天工。

一边刻:仿得东陵式,盛来雪乳香。鸣远。

通高11.2厘米,口径3.3厘米,底径51厘米。制作年代为清早期。该壶壶身似一只丰硕圆满的南瓜,整体造型巧妙自然,是陈鸣远的重要代表作品。

壶底向里凹,中心有脐,虽隐于底却让人感到妙趣横生。壶腹部刻铭“仿得东陵式,盛来雪乳香”,说明了制壶的巧妙构思,另刻“鸣远”行楷二字,还钤有“陈鸣远”阳文篆书印章款。


不仅如此,还有汪文柏、杨中讷等人也在其壶上书名刻款,所以,当我们再次提起陈鸣远传器时,不要忘记,其身后,还有这样几位文人士子。

也因为他们,陈鸣远之名在如今才更为熠熠生辉。


陈鸣远 莲蓬形壶

苏州文物商店藏

通高8cm

壶身呈莲蓬形,鼓腹下部渐收敛。壶身四周饰八片宽体莲瓣。壶嘴短,饰荷叶纹。壶盖面上以六颗莲子装饰在圆形钮四周,钮和莲子均能活动。壶盖和壶口结合紧密。壶肩部装有一藕节形的银配。在壶身一莲瓣上刻有“资尔清德烦暑成涤君于友之以永朝夕”铭文,并列有陈鸣远名款及二篆书印“陈”、“ 鸣远”。


陈鸣远 朱泥圆扁壶

1990年7月福建漳浦县乾隆二十三年(1758年)蓝国威墓出土

漳浦县文化馆藏

底刻楷书:"丙午仲夏鸣远仿古",并刻"鸣""远"一椭圆一方篆印,同墓出有乾隆二十三年(1758年)墓碑

汪文柏

汪文柏,清代诗人、画家、藏书家。字季青,号柯庭,一作柯亭,

康熙(一六六二-一七二二)间官兵马司指挥。性好习静,工诗、画、墨兰雅秀绝俗,点缀坡石,落落大方。山水萧疎简澹。精鉴赏,晚年手定诗稿《柯亭余习》,朱彝尊序之,又有《古香楼吟稿》,家有藏书楼“古香楼”、“樆藻堂”、“拥书楼”。

清藏书家、书画家。字季青,号柯庭。安徽休宁人。移居浙江桐乡。汪森弟。康熙间任北城兵马司正指挥,改行人司行人,学问渊博,工于诗、画,以墨兰见长,精于鉴赏。家有藏书楼“古香楼”、“摛藻堂”、“拥书楼”等,收藏古书、法帖、名画极多。与朱彝尊等藏书家有交,朱彝尊论“结交皆老苍”,自作《柯庭余习·古香楼》云:何物满高楼,宋镌与秘录。焉敢傲百城,拥书聊自足。青藜最可人,黄奶我所欲。香清凝座隅,色古悦心目。藏书印有“休宁汪季青家藏图籍”、“屐砚斋图书印”、“双溪草堂图记”、“柯庭流览所及”、“千岩道人”、“平阳季子收藏图书”等。著有《柯庭余习》、《古香楼吟稿》、《杜韩诗韵》等。

人间珠玉安足取 ,岂如阳羡溪头一丸土。

君不见轮扁当年老斫轮,又不见梓庆削鐻如有神。

古来技巧能几人,陈生陈生今绝伦。

这是汪文柏,有感于陈鸣远高超的制壶技艺,而写下赠诗《陶器行》中的诗句 。


陈鸣远 四足方壶 汪文柏书

一边刻:是一是二,不即不离。儒可墨可,何虑何思。文柏题。

「是一是二,不即不离」,表现了对二我的哲思,是本我还是他我。

「儒可墨可,何虑何思」,表现了对儒墨两家的看法,如同一二的思辨,也是表现和而大同的观念。

故宫博物院藏《弘历是一是二图》中,乾隆皇帝在画卷上御题此铭文。


弘历是一是二图

乾隆手迹

杨中讷

杨中讷,字遄木,号晚研,又号晚轩。清官员、书法家、藏书家。书法模晋唐,纵横中有法度,尤工草书。著有《丛桂集》、《芜城校理集》、《春帆别集》等。

杨中讷与鸣远亦师亦友。杨中讷以自己在书画方面的修养与见解,影响陈鸣远的创作,鸣远受益匪浅。为了学到更多的东西,陈鸣远甚至到杨中讷家制壶。


杨中讷 行书《桃花源记》

结合1937年前的紫砂文献记载,陈鸣远、曹廉让等人团队创作的紫砂陶器,有如下的一些特征:

1.品类

全部是日用陶器,如茶具(壶、杯)、酒具(天鸡壶、梅花卮)、文具(梅干笔搁、莲蕊水丞、研屏)和厂盒、宣炉、香奁、药碗,等等。但是并没有各种象生器(如核桃、花生)和纯粹的陈设器(如鼎)

2.泥料

大多为细润的“陶土”,少有“调砂”泥料。泥色比较丰富,不过除个别必需的造形(如东陵瓜)的蒂纽)外,基本上是一器一色。

3.造型

尽管砂器造型丰富,几何形(如圆扁壶)、象生形(如东陵瓜壶、莲蓬壶)和仿器形(如天鸡酒壶)都有,但是象生形器物均为仿植物形的,并没有仿动物形的。即使是仿青铜器卣形的天鸡壶,其流并非具象的鸡首,而是图案形的纹饰。作品的造形设计,如东陵瓜壶、莲蓬壶,都是丰满型的,充满生机的;而非干瘦的,气死沉沉的。

4.制作

作品的制作都十分考究,尤其是细部的制作,如东棱瓜壶瓜身凹线的压制,莲蓬壶壶盖上的纽与6枚莲子的活动式安置均如此。器表的处理一丝不苟,平滑光润,各连接处无迹可寻。

5.铭文

系陈鸣远与曹廉让等文人合作的结果。一类纯为纪事,为谁制作、制作时间及作者署款,如圆扁壶的“丙午仲夏鸣远仿古”。另一类则是切器、切用、切怀的铭文,天鸡酒壶、东陵瓜壶、莲蓬壶的铭文无不令人击节称好。此类铭文可以说是“曼生壶”壶铭的滥觞。铭文由文人创作并书写,陈鸣远镌刻。4件标准器之铭文,俱由曹廉让书写。著名陶瓷专家宋伯胤曾将天鸡壶的铭文与禹子鼎《王士祯放鹇图卷》后曹廉让题跋对照,其书法的结构、笔法等如出一人。而另3件紫砂器铭文书法与天鸡壶相似。鉴别陈鸣远的砂器,如有铭文,与书铭者的书法作品作对比,是重要方法之—。

陈鸣远与汪文柏、杨中讷、曹廉让等人的合作,开了名工名人共同创作紫砂器的先河,使其作品的艺术价值与经济价值得到极大的提升。正缘于此,陈鸣远的仿品层出不穷,令人应接不暇,莫衷一是。